天龙八部私服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天龙八部私服 > 正文

白大褂,当官,官气,又见雾霾

作者:天龙八部私服 来源:www.jupengzhaobang.cn 日期:2018-5-23 11:04:29 人气:0 加入收藏 评论:0 标签:

变态天龙八部私服这款游戏中,每天给自己一个微笑,每天披上快乐之衣,每天迎难而上,每天学着自己疗伤。心情有时就像衣服,脏了就拿去洗洗晒晒,阳光自然就会蔓延开来!——题记

白大褂

人,甚至许多其它动物的行为和思维(据说有些飞禽走兽也有低层次思维)都有习惯成自然的特性。比如南归北雁筑在那间老屋檐下留待来年再住的巢,比如老马熟识的那条蜿蜒于西风中的古道,比如平常人处事讲理时不自觉间首选的惯性思维,比如我每天下午课后基本固定的一个半小时的打球踢毽。

其实,我每天晚饭后的疾走也已经习惯成自然,就连每次疾走的路线也这样:从小区出发,经过市医院至市民广场,再原路返回。市医院的隔壁是一家在这座小城里还算高级的三星级酒店。我几乎每天几乎同时经过医院门口,自然也得经过饭店门口。虽然疾走时我几乎目不斜视,耳不他闻,但因时间久,规律强,故而我还是不经意间看到了一个现象:几乎每天七点前后,几乎都有一群医生、护士模样的人兴高彩烈地,说笑着拥进饭店,有的人甚至连白大褂都没换。他们从我身边走过时,有好闻的来苏水味钻进我的鼻腔。刚开始看到这些我并未在意,久了就觉得奇怪。

有次和在医院的朋友说起此事,他告诉我那是患着家属宴请主治大夫及护士,或有所求,或表谢意。刚听说这些,想起所见的那些医生护士脸上的笑容,心中便有不悦。但当再想到当初我们学校风光之时,我们也是三天两头地被家长送请,也便释然了。因为在我们这样一个医疗、教育资源和水平都不均衡,行业监管缺失或不作为的国度里,什么事情的发生似乎便都能理解了。

当官

周日上午十时许,天色依然阴郁,雾霾依然浓重,寒气已然刺骨。我上街办事。因这霾,因这寒,只想快去快回,所以步履速速,行色匆匆。

去的路上,我三五米远的前面是一对母子。孩子毕竟是孩子,七八岁的小男孩显然不似大人般"以物喜,以己悲"地把这霾和冷,把其它许多事放在心上,只是淘气地在神色凝重的妈妈周围跳来蹦去,时时爆出肆意地,欢快的笑声,惹我感叹而艳羨。忽然,小孩在他妈妈的前方摔倒了。一定摔的不轻,因为,刚刚还欢笑不已的调皮男孩竟然哭了,率性地,大声地。这时,我恰走过他们身边,看到己站起身,但仍不时伸手揉腿的小男孩身边砖地上被什么人拿掉了两块砖,赫然留下了一个坑,小孩一定是专心玩耍跳蹦,一脚踩空摔疼了腿。小孩还在哭,声小了,抬袖子擦泪。他的妈妈一边拍着孩孑衣服上的尘土,一边大声责骂着孩子:疼死你!不长眼睛啊,不看路……

听此我不禁在心里为那无辜的小男孩鸣不平了:明明是使本该平坦的人行道坑洼不平的某个单位或个人的错,现在,被绊摔哭的孩孑的妈妈却一味地大肆责备自己的孩子而不知谴责或问责真正的酿错者。这是国人,特别是弱势群体的惯有思维。这种思维定势是长期生活在一种专制统治、強权思想、长官意志和強盗逻辑的环境中逐渐形成的,是一种奴性,隐忍和自保的表现。"无边改变环境就改变自己"就是这思想的表现。

这种现象在我们的身边其实很多。比如:单位效益不好,我们会想:是我没本事进好单位;小区暖气不热,我们会想:怪我当初沒选对楼盘;孩孑进不了名校,我们会想:谁让我无钱无权;社会贪腐成风,我们会问:谁让你不当官……

官气

昨晚朋友小聚,我因辅导晚自习迟到。当我疾走二十分种赶到饭店包间时,菜已上桌,酒己斟满,人已聚齐。落座,却发现邻座是一张陌生的脸。经介绍才知是在座一朋友的朋友,曾任某国企副手,现位居某企党委书记。然后再次起身寒喧握手,各自重又坐下。

六七个男人喝酒的场面是豪放而且热烈的:在雄壮的祝酒声中众人共同举杯三次以后,随之各自为战,捉对厮杀。若有更好热闹者再来一番猜拳行令的游戏,立即就将眼前场面推向高潮。喝酒微曛之后的热聊又是大胆而且畅快的。当时可能是有陌生人在场,故,聊天的话题就跳过女人直奔东盟会议、Apce、习大大反腐、官员落马、单位前途,自然也聊到自已的压抑已久的困惑和不满。邻座的书记倒并没拒喝酒,且也加入天马行空的聊天中,这让我把底层百姓与生俱来的那种仇官情绪须臾抛弃殆尽。但他说话人民日报般的语气和新闻联播般的內容却一下子拒人千里之外。比如,说到习总反腐好,但也该顾及百姓的基本福利。他马上说,现在应支持反腐,老百姓的福利以后会提高;说到教师工资不及街上民工,他马上说教师要更看精神,何况,教师工资也在涨…这种宛然在主席台上作报告式的毫不接通地气,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姿态和口味,直让人想到那落马官员倒台前人模狗样的嘴脸。

现在想来,他在这种私人场合何以也如此装腔做势,宛若正义化身;实在是官场上面具久了,戴惯了;实在是人家本在体制內;实在是人家正是既得利益者啊!

又见雾霾

又是霾霾,不见天日,又是霾浓于水!早上一出门,就有一种消沉,抑郁,清冷甚至窒息的感觉,让我不禁忽然就怀念起Apec来了。虽然我根本就不相信北京及周边区域几天里企事业统一停工,大中小学全部放假,汽车一律限行,锅炉悉数关闲,甚至廊坊个別以烧柴煮饭的地区人人吃生冷食物就可以真正改善环境,但的确,也许是天佑我邦,就那几日,京畿地西还真是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的呢。

但,也就自欺欺人的那几日之后,一切回归正轨,政策照常,污染依旧。蓝天隐去,雾霾重来。加之北方供暖开始,锅炉燃煤熊熊,烟囱烟尘滚滚。于是,污染骤然加重,雾霾报负来袭。直与一周前判若异域,如黑哥哥从缅路过北京,当惊世界殊!

昨晚照旧饭后疾走,见中心广场大姐大妈们依然从容淡静地翩翩起舞,我本该平静的心中竟涌起复杂之情,一时竟不知该喜该悲。因为她们对置身其中的雾霾竟那么淡泊宁静!因为她们晚炼养生的行为竞那么地坚定执着!今晨,路上,见上班人们四平八稳,沉着前行,我忍不住想大声喊:让这漫天雾来得更猛烈些吧!!!!!

    本文网址:http://www.jupengzhaobang.cn/html/3/2018052331.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